用户名: 注 册
密 码:
  互联网 向上岳沟网
位置:向上岳沟网>政法>正文

且说黄牧甫刊三连珠“潘-仪-增”印

2019-10-08 11:44:02 | 来源:向上岳沟网 | 热度:1677 | 评论:0

年内项目和发行量等信息如有调整,以中国人民银行公告为准。

不久前,笔者曾见有人发布了一方带有印章立面、印面、印蜕和刊有穷款“牧甫”二字的三连珠印章图片,即三连珠“潘-仪-增”白文印。但凡从事篆刻研究和创作的专家都知道,这是一方罕见的黄牧甫遗印。这让笔者想起在杭州举行的西泠印社2014年秋季十周年庆典拍卖会“文房清玩·晚清六大家篆刻专场”上,1892年至1899年间,黄牧甫篆刻的三连珠“潘-仪-增”印等10方自用印在西泠印社以241.5万元(含佣金)成交。这方三连珠“潘-仪-增”印也被收入《文房清玩·晚清六大家篆刻专场》图录中。从外观上看,这是一方特征明显的高山冻石,其质地较纯,温润凝脂,印章立面中心不规则分布一些乳白色环晕,环多呈粉白棉絮状,大小分布多寡不一,体表微透明偏绿,加上大小环钮相扣,其观赏性更优于其他高山冻石。可谓石佳印美,故此印的艺术价值和收藏价值不言而喻。

黄牧甫(原名黄士陵,字牧甫,亦作穆甫)是中国篆刻史和晚清印坛上少有的几位开宗立派的艺术大师之一,其印风一百多年来一直影响着印坛,特别是岭南印坛。

连珠印是中国古代传统印章形制之一,通常是两方及以上、尺寸相仿的印连在同一方印章上,两方印印面各自独立,而印身彼此又连为一体。春秋战国时期的私玺中即有连珠印,在传世的各种集古印谱中,能看到三连珠、四连珠印两种,多为朱文吉语,常见的三连珠印文有“百-千-万”“敬-公-正”“出-入-吉”等;四字连珠印文有“大-吉-昌-内”“王-有-大-吉”“正-行-无-私”等。另外,常见的二连珠印,始于唐代,如“贞-观”朱文印。二连珠印取长方印,界分为二,分刻名号单字、姓名或表字,亦有作椭圆式。连珠印印文的表现形式不外乎四种:一是上下皆为朱文印;二是上为白文,下为朱文;三是上为朱文,下为白文;四是上下全为白文。三连珠“潘-仪-增”印属于第四种形制。

粤港澳大湾区2019深圳花展将于3月22日启幕。昨日,深圳仙湖植物园变身花的海洋,精心设计打造的各展区花园里姹紫嫣红美轮美奂。国际著名园艺大师精心设计的5座国际花园也已基本布置完毕。

接下来,女子法甲将进入短暂的间歇期,队中国脚们也迎来国际比赛日,王霜将随中国女足一起训练并接受治疗。中国女足将从3月1日开始在葡萄牙参加“阿尔加夫杯”,小组赛对手分别是挪威女足和丹麦女足。(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 谢泽楷)

黄牧甫的书法成就,无疑是他那自成体系的、书印合一的篆书作品,黄氏作品具有鲜明的个人风格,主要表现在他的用笔、结字和造型,内敛含蓄,法度严谨,一丝不苟,其笔下以小篆为基本构架,杂糅了三代吉金文字的构形表现手法。窃以为,尽管黄牧甫和吴大澂的篆书风格十分近似,这得益于黄氏长期以来的研古、摹古、汲古的艺术熏陶和积累,他以古器物金石铭文研究为底蕴,淋漓尽致地发扬了以小篆笔意写金文的创作模式,为当代古文字书法创作提供了有益的借鉴和学习研究范本。

在晚清印坛中,金石考据之风盛行,篆刻流派纷呈,黄牧甫全面继承皖浙二派印学传统,广收博取,同时受赵之谦印学精神的启迪,在印学实践中,他努力取法借鉴当时所见大量出土的古器物铭文,在篆刻章法布局中讲究疏密穿插,线条锋锐挺劲;运刀爽利,不加修饰,洗练沉厚,平中求奇,苍劲跌宕。特别是黄牧甫开创的薄刀、锐刃、单刀冲刻边款,如斜风细雨,轻舟万重,独具面目。全面实践了清代金石书画家主张“书从印入,印从书出”的学术传统,彰显了黄牧甫别具一格的篆刻艺术风范。

本科文化成绩控制分数线:258分

三连珠“潘-仪-增”印印面

主要观点:叙事从本质上说是一种抱团取暖的行为。灵长类动物之间的梳毛,可视为一种具有“前叙事”性质的沟通,其目的在于形成相互忠诚的盟友。继之而起的八卦则有更浓的叙事与结盟意味,主要作用在于把拥有共同世界观的人编织进同一张社会网络之中,其舆论监督功能亦不可小觑。促进叙事能力发育的还有夜话以及与其相伴随的聚食,含有敌意的黑夜世界导致篝火边的人们更紧密地相互靠拢。群体感既表现为对同类、同伴的认可与接纳,又包括对异己的排斥与抵制,语音因此成为识别敌友的利器,在用声音统一自己的民族上,许多伟大的故事讲述人都做出了自己的贡献。进入文明社会之后,叙事中仍然留有八卦之类行为的蛛丝马迹。人类许多行为都和群体维系有复杂的内在关联,只有牢牢地把握住这种关联,我们今天的研究才不会迷失方向。

5200全副武装正规军就是去帮忙搭帐篷?美向美墨边境派兵引质疑

三连珠“潘-仪-增”印立面

随着工程对桥梁跨径要求的不断提高,斜拉桥和悬索桥逐渐成为大跨距桥梁的主要形式。

74岁的曹爷爷摔跤后髋关节疼痛,听朋友介绍使用敷膏药治疗,一副膏药贴了10天后,敷药处反倒出现溃疡并化脓,被送往医院救治。目前,曹爷爷病情已有所好转。

三连珠“潘-仪-增”印印蜕

2019年以来,已有马月华、陈素华、伍正禧、刘兴铭、佘文彬、黄卓珍六位幸存者老人离世,登记在册者仅存85人。

早在20世纪80年代末至90年代中期,笔者曾醉心于学习黄牧甫篆刻,书肆每见黄氏印谱,倾囊购之,心摹手追,乐此不疲。这方三连珠“潘-仪-增”白文印,实为罕见,笔者就各个时期自购并分别留存于长沙家中和北京家中的各种黄氏印谱——1990年安徽美术出版社出版的《黄牧甫印集》,1993年上海书店出版社出版的《黄士陵印谱》,1996年荣宝斋出版社出版的《黄牧甫印影》,1998年北京工艺美术出版社出版的《近现代篆刻名家精品——黄牧甫印集》,2000年广西美术出版社出版的《黄牧甫篆刻作品集》,2007年上海书店出版社出版的《黄士陵》,2011年重庆出版社出版的《黄牧甫流派印风》,2012年重庆出版社出版的《钱君匋获印录·黄士陵卷》,2012年上海书画出版社出版的《黄士陵印举》,以及最新的2014年人民美术出版社出版的《黟山人黄穆甫先生印存》等数十种资料均未见此印著录。随着当代篆刻市场的升温,这种不见著录的名家遗印,不断从民间藏家手中浮出水面,惊艳印坛。从此印作风格上看,应为黄氏中晚期作品,既得汉铸印神髓,又彰显了黄氏印风光洁挺拔,方刚朴茂,气息饱满,浑厚华滋的艺术风貌。

PT电子游艺

 我要评论:
本站部分资源来自网友上传,如果无意之中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向上岳沟网,本站将在3个工作日内删除。
Copyright @ 2012-2019 向上岳沟网保留所有权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