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烈,高级,但不深刻

2019-12-09 16:56:29

作者:慢慢来

在今年的“十一”期间,北京舞蹈爱好者谈论最多的主题表演包括三大歌剧《柴可夫斯基》、《安娜·卡列尼娜》和《卡拉马佐夫兄弟》,由圣彼得堡伊夫曼芭蕾舞团在天桥剧院演出。现场热烈的欢呼和线上和线下的各种赞美都非常热烈。

阿夫曼芭蕾舞团的“柴可夫斯基”剧照。照片来源/Avman芭蕾舞团官方网站

毫无疑问,阿夫曼芭蕾舞团非常出色。俄罗斯芭蕾舞团、莫斯科大剧院芭蕾舞团和马林斯基剧院芭蕾舞团是两个当之无愧的高峰。当俄罗斯芭蕾舞团来中国演出时,他们总能在宣传中看到“俄罗斯三大芭蕾舞团”的标签。然而,无论俄罗斯芭蕾舞团是哪一个,在这两个大型航空母舰团面前实际上很难匹敌。尽管Efman舞蹈团跟不上这两个超大型剧团,但最具特色和突出优势的还是来自中国以外的剧团。说到我个人最喜欢的芭蕾舞剧俄罗斯,Efman真的应该获得这个“第三名”。

无论是创作还是表演,叶夫曼芭蕾舞团都有自己独特的品牌和无可比拟的优势。女演员身高不低于1.72米,男演员身高不低于1.83米的严格要求,加上独特的训练体系所创造的超强体能,使每一部作品都成为速度、灵活性和力量的视觉盛宴。舞蹈团的创作以Efman为核心,他所有的作品都是自己表演的。甚至他经常参与照明、舞蹈美、服装等的设计。他的大部分作品都植根于俄罗斯,他深厚的文化底蕴,如文学、音乐、戏剧和历史,是他创作的土壤。

柴可夫斯基在北京的表演就是这样一部作品。该剧首次创作于1993年,2012年在中国演出。舞蹈团在2016年带来了伊芙曼70岁生日的重新编辑版本。这部舞剧与叶夫曼其他作品的最大区别在于,他创造性地将作曲家的一生与柴可夫斯基的四部作品——芭蕾舞剧《天鹅湖》、《胡桃夹子》、《奥涅金歌剧》和《黑桃皇后》联系在一起。作品的情节和人物相互渗透,映射到作曲家的生活经历和内心斗争。与此同时,柴可夫斯基的二重身成立了。他是艺术家创作灵感的源泉,也是不可避免的内心痛苦的源泉。在命运的起伏中,他不停地与自己交谈,不断地面对、折磨和怜悯自己。

在新版中,柴可夫斯基作品的内容大大增加了。胡桃夹子和奥涅金都是新增加的段落。因此,柴可夫斯基与他的二重身、妻子米尔尤科娃以及他的精神伴侣和赞助人梅克夫人的舞蹈大大减少了。柴可夫斯基的作品似乎并没有穿插在他的生活中,而是柴可夫斯基的生活经历穿插在他的作品集中,或者这些作品是作曲家的精神避难所。新版以一种更富同情心的态度,允许艺术家在没有出路的现实中逃离到他们的作品中。

这种适应有它的优点和缺点。在某种程度上,它减少了对几个主要人物高超舞蹈技巧的依赖,但同时也削弱了人物的丰富性和精致性。尤其是柴可夫斯基的二重身角色似乎变得可有可无,只延续了以前版本的字符集,但他在柴可夫斯基戏剧中的角色更有吸引力。然而,新增加的两首柴可夫斯基的作品《胡桃夹子》,看起来很像未知的,带着一点跳舞的味道。“奥涅金”是柴可夫斯基与米尔尤科娃和梅克夫人情感纠葛的美妙回声。

看着这四件作品,《天鹅湖》中的黑天鹅和白天鹅一起跳舞,就像柴可夫斯基心中的光明和黑暗一样,在他心中不断地起伏。这让他感到积极和激动,仿佛他的心充满了光明。这也让他感到沮丧和沮丧,并无限期地否认自己。或者可以说,它暗中暗示了他的同性恋身份以及由此带来的痛苦和困惑。《胡桃夹子》的片段是最模糊的,通常可以理解为现实和理想之间的差距,或者是对童话世界的向往和生命的丧失。然而,它已经成为整部戏中最活泼、最轻松的部分,削弱了整体的沉重感。

最惊人的一集是《黑桃皇后》的最后一集,所有的舞者围坐在一个巨大的圆桌旁发卡片。黑桃皇后穿着黑色衣服挥舞着权杖,好像她是命运之神。从比赛气氛开始到每一次神经紧张结束。在大量高密度和快节奏的集体舞蹈后,桌子被摆好,桌子面向观众。随着最后一个音符的演奏,柴可夫斯基跳了起来,仿佛被钉在了桌子上,最后被命运贴上了标签。这种舞蹈动作的编排与音乐高度一致,它紧紧抓住观众的心理节奏,带领人们一步一步地跟随他的舞蹈到达危险的最高峰。只要你在剧院,你就不会被Efman创造的风暴阻挡。

然而,明显的优势往往是弱点的藏身之处,而这种“乐趣”实际上是非常肤浅的,虽然它强大而先进,但并不深刻。尤其是在依维曼一直声称自己是“心理芭蕾”的背景下,他觉得有些夸张。这部作品并没有真正分析人物的心理,而是停留在表现层面。也许称之为“情感芭蕾”更合适。当然,我不得不承认依维曼在舞台上创造情感以引起观众共鸣方面确实具有不可战胜的魅力。然而,像所有以非常强大的舞蹈指导为核心的舞蹈团一样,伊芙曼的作品有同质化的趋势。随着他近年来频繁的中国之旅,在看了他更多的作品后,他不可避免的会厌倦这样的模式。

虽然柴可夫斯基作为一个整体是一部印象非常好的作品,但如果中国表演的现场表演,尤其是主角,以前从未见过,人们还是很容易被他们的长臂、长腿和高超的舞蹈技巧所说服。然而,如果你以前看过玛丽亚·阿巴夏瓦(Maria Abashawa)和其他舞者的精彩表演,你会发现表演阵容很弱。

舞蹈不是体操,也不是基于完成动作的难度系数。尤其是在舞剧中,人物的塑造和心灵的刻画是舞台上一个角色的基础。然而,这一波主角在“表演”方面确实有些令人失望。虽然作出不好的评论并不难,但当《安娜·卡列宁》(anna karenine)和《罗丹》(Rodin)来到北京时,很难重新获得以前戏剧的光彩,更不用说之前来到中国的《红吉赛尔》(Red Giselle)令人震惊的舞台魅力了。然而,群舞的统一性、速度和力量感也有所倒退。

从另一个角度来看,这实际上是一个悖论。当一个编舞者培养出一群身体素质极高、入门条件苛刻、训练体系独特的舞者时,他的作品会大放异彩,但这也意味着作品的完成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这些舞者的能力。当一个人不能连续拥有这样的舞者时,作品的展示将会大大减少。这个独特的特征也是一种不可分割的联系,这实际上就像柴可夫斯基和他在剧中的二重身之间的关系。然而,幸运的是依维曼已经在圣彼得堡建立了自己的舞蹈学校,一群完全在他的运动系统中训练的芭蕾舞天才将很快登上舞台。我相信在未来,我们可能会看到一个更好的阿维曼芭蕾舞团。当然,此时此刻,我们应该欣赏美,但我们真的不需要过多地赞美它。(慢慢地)

快乐十分钟投注 极速牛牛app 吉林十一选五 福建快三投注